新选举轨制开启“港式民主”新篇章

发布日期:2021-05-29 20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立法会昨日以40票同意、2票反对,三读通过完善选举制度条例草案,标记着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本地立法实现。多位议员发言支撑通过条例草案,认为今次完美选举制度体现“爱国者治港”的原则,而增添立法会议席统筹社会不同阶层的声音。

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昨日发表谈话表示,香港特区立法会当日审议通过《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(综合修订)条例草案》,这是依法治港、拨乱反正的又一重大制度结果,将开启香港良政善治新篇章。

香港中联办昨日发表申明表现,条例草案贯彻了全国人大“3.11”决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“3.30”修法精神,合理接收立法会和社会各界的倡议和看法,充分体现香港社会的共鸣,是一份存在民主性、开放性、进步性的法案。

正如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声明所言,新选举制度的通过,是香港政制发展过程中具备里程碑意思的事件,开启了“港式民主”新篇章。

落实“一国两制”方针的好制度

“一国两制”下的香港,应当树立一种什?样的民主制度?邓小平先生早就说过,不能照搬西方的民主制度。其中的情理很简略,香港的政治体制不同於西方,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殊行政区,不是一个国度。固然其社会制度有别於内地,但同属於一个中国,无论从实践上仍是实际中,都不能套用西方的民主制度。香港必须摸索一种独具特点的“港式民主”模式。

“港式民主”的理念和准则早已体当初根本法当中,但由於回归以来缺乏落实基本法的相应机制,“港式民主”始终悬空,不落地,甚至呈现了“港独”势力应用选举制度的缺点、“钻入体系反体制”的景象,几乎是滑天下之大稽!“港式民主”必须遵循“一国两制”方针,必需在基本法划定的?围内发展民主,不能无边无沿,甚至打算摇动基本法。此次订正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,恰是遵守“一国两制”方针,依照基础法的要求,堵住“港独”权势浸透到政权机关的破绽,也将彻底杜绝香港因选举而引发的周期性社会震动,有助於香港实现良政善治。

充足体现民主性、开放性和进步性

全国人大“3.11”决议和全国人大常委会“3.30”修法精力,对香港完善选举制度定向指航。如何制订出一套迷信公道、操作性强的选举制度?条例则集中体现了香港特区政府、立法会和社会各界的智慧。

条例对8部主体法例和24部从属法例的修订,波及17万余字,特区政府做了大批扎实有效的工作,包含网络上征集民心、举行多场座谈会,宣扬解读修法原则和政策,普遍听取社会各界意见,体现了主体义务。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先行成立小组委员会,先后五次探讨本地立法原则和政策。法案委员会密集举办12次会议,逐条审议草案,并向特区政府提出质询。特区政府共提出369项修改案。在不到两个月的时光?,爱国爱港政团社团和社会各界人士通过各种方法踊跃建言献策。这所有都体现了民主性、开放性和进步性。

当然,某些依然猛攻“港独”思维的人,会以为这个进程不具民主性、开放性跟先进性,那是由于他们所要的“民主,开放,提高”,是要令香港背离“一国两制”轨道,起点和落脚点都是令香港成为一个不受中心制约的独破的政治实体。他们的请求决不能知足,也不可能满意!

为解决深层次矛盾供给制度保障

新通过的选举轨制条例确立了“爱国者治港”新秩序。在新秩序下,“爱国爱港”成为治港者独特的政管理念和价值寻求。在新秩序下,香港的管理效力将一直晋升,香港解决深档次抵触有了牢靠的制度保障。

以往,揽炒派议员对解决民生问题和深层次矛盾不感兴致,他们热衷於设置政治议题,逢中必反,逢特区政府必反,为反而反,“拉布”“流会”成风。立法会议事大厅,常常演出“全武行”,某些议员的“行动艺术”到达了极致,空耗了大量的议事时间。那种情况,毫不是“优质民主”的表示!

香港的“住房难”“供地难”“就业难”“创业难”等问题不少,其背地深层次起因是社会调配不公、贫富差距拉大。很多有识之士都看到了这些问题,但至今没有着手解决,正是因为揽炒派议员阻拦,令立法会变成了政治力气抗衡的战场。新选举制度下,反中乱港者出局,立法会风尚将面目一新,议员集思广益,畅所欲言,行政和立法的良性有效互动,将会构成宏大协力,化解香港的深层次矛盾有望敏捷破题。

反对派有更大参与空间

新选举制度?了一条红线,也为“治港者”?了一条底线,那就是“必须爱国”。这个要求并不高,在全世界任何国家,从政者都必须爱国,良多政客翻船,都是因为涌现了“不爱国”的言行,被人们轰下台。香港既然属於中国,“治港者”就绝无“不爱国”的道理!

“爱国者治港”,并非封杀反对派的前途,而是在避免反对派滑向“港独”的同时,为反对派翻开了更大的参加空间。反对派只有没有心怀鬼胎,乐意作“虔诚的反对派”,发挥政治才干的空间实在很大。比方,特区政府在一些专业领域缺少顶尖人才,一些反对派人士来自专业范畴,在碰到这些专业领域的议案时,完整可以施展踊跃作用。又好比,一些反对派人士在市民当中有较高的认受度,在化解香港深层次矛盾时,一方面,能够利用参政议政的机遇施加影响;另一方面,可以通过与市民的沟通交换,促进市民的懂得,推进困难的化解。

事实证实,并非直选席位越多,“民主成色”就越高;优质民主不仅体现在大众介入度高,还体现在办事效力高,须在“充分体现民意”和“提升行政效能”之间找?均衡点;探索“港式民主”门路,要害正在於此!

(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,香港新时期发展智库主席,暨南大学“一国两制”与基本法研讨院副院长、客座教学)

?:《至公报》独家发表,如有转载,请?明出处。

起源:大公网 作者:屠海鸣